光大彩票下载 > 光大彩票下载 > 赵学敏副局长在全国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座谈

原标题:赵学敏副局长在全国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座谈

浏览次数:133 时间:2019-12-08

用科学发展观实现野生动植物资源利用的战略转变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5月4日讯 我国是世界上野生动植物种类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仅脊椎动物就约6481种,占世界脊椎动物种类的10%以上。我国有高等植物30000余种,位居世界第三位,其中裸子植物250多种,居世界第一位。此外,我国已记述的昆虫约51000余种。大熊猫、朱鹮、金丝猴、华南虎、扬子鳄和水杉、银杉、香果树等数百种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为我国所特有。
    为保护好上述宝贵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在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各级林业和相关部门做出了巨大努力。特别是进入新的世纪,随着我国对生态保护的进一步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更是得到迅猛发展。
    一是在实施《野生动物保护法》、《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的基础上,颁布实施了《濒危野生动植物进出口条例》、《引进陆生野生动物外来物种种类及数量审批管理办法》等法规和规章,进一步完善了野生动植物保护法律法规体系。
    二是进一步完善了各级保护管理机构,极大提高了野生动植物资源监管能力。
    三是野生动植物栖息地得到有效保护。进入新世纪以来,又新建自然保护区850多处,使林业部门建设和管理的自然保护区由900多处发展到1766处,85%重点野生动物物种和65%的植物群落纳入自然保护区保护范围。
    四是加强珍贵濒危物种的拯救繁育,大熊猫人工繁育种群数量从2002年的188只增加到2007年年底的239只,朱鹮野外和人工种群从2002年的378只发展到目前的1000余只,扬子鳄年繁殖突破2000条。全国还建立野生动物拯救繁育基地250处,野生植物种质资源繁育或基因保护中心400处,有200多种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建立了稳定的人工繁育种群,上千种珍稀濒危野生植物在植物园、树木园等培育基地得到良好保护。
    五是初步建立起资源培育、合理利用的产业框架,各类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单位达24500多家,野生植物人工培植基地达17000多家,使利用度大的物种主体上可人工繁育解决资源来源,不仅缓解了野外资源保护压力,还解决了大批人口就业,带动了区域性农村经济和农民增收。
    六是共批复实施了栖息地保护、濒危物种拯救繁育、野化放归等35个野生动植物物种保护项目,总投资29743万元,促进了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保护救护,麋鹿、野马、朱鹮、扬子鳄成功放归自然,德保苏铁、五唇兰等野生植物回归自然工作也取得了可喜进展。
    之所以能够取得上述成效,关键在于与时俱进。其主要做法,一是采取工程措施、技术措施、机制措施相结合的办法,开展保护;二是突出重点,分类指导;三是坚持用发展的观点来解决保护与利用问题,在规范利用管理的基础上,从政策和机制上积极支持人工繁育,促进由利用野外资源为主向以利用人工繁育资源为主转;四是开展重要物种资源专项调查和监测,及时掌握资源动态,为保护策略制定提供科学依据;五是大力加强保护体系建设,提高保护管理质量和水平;六是野生动植物保护宣传教育,提高公众保护意识,壮大保护力量。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11月9日

  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据统计,约有脊椎动物6500种,植物3万多种,居世界第三位。我国湿地面积为亚洲之最,约为3848万公顷。为保护好这些宝贵的资源,各级林业主管部门积极推进野生动植物保护法制建设、体系建设,实施野生动植物保护和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强化执法监管,广泛开展宣传教育,组织资源调查、科学研究和国际合作,取得了显著成效。
  濒危物种拯救成效显著
  全国共建立野生动物拯救繁育基地250多处,野生动植物种质资源保育或基因保存中心400多处,已对大熊猫、朱鹮、扬子鳄等200多种濒危野生动物和红豆杉等上千种野生植物建立了稳定的人工种群,使相当一批极度濒危的物种在人工状况下得到良好保护,摆脱了灭绝危险,有的濒危动植物已经成功回归自然。
  自然保护区建设快速发展
  截至2006年底,全国林业系统建设管理的自然保护区达到1740处,面积达1.21亿公顷,占全国国土面积的12.6%,使300多种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和130多种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的主要种群及其栖息地得到良好保护。
  湿地保护蓬勃兴起
  建立了470多处湿地自然保护区和9处国家湿地公园,30多处湿地列入了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使45%的天然湿地得到有效保护,相当一批湿地生态状况得到改善。
  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体系不断加强
  已在野生动物重点区域设置了350处国家级、550处省级和一大批地县级监测站,布设监测点和巡查路线近万处,建立起全国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体系,有效预防野生动物向畜禽、人类传播疫病。
  野生动植物人工繁育利用形成规模
  全国已发展各类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单位2.45万家,野生植物人工培植基地1.7万家,野生动物园、动物园330多家,植物园、树木园上千处。2006年野生动植物繁育利用及贸易总产值约1500亿元。以人工繁育方式解决了大部分需求量大的野生动植物资源来源,不仅满足了社会需求,维护了相关产业可持续发展,也缓解了野外资源的保护压力。
  链接: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成果展概况
  ●主办单位:国家林业局
  ●承办单位: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
  ●展期:9月13日~11月7日
  ●展览主要内容
  展览分为序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和繁育利用三大部分共19个展示区。
  序厅为展览的核心部分,总结了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在自然保护区建设、濒危物种拯救、人工繁育利用、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湿地保护等方面取得的辉煌成就和今后的发展方向。
  野生动植物保护部分一方面分类介绍我国自然保护区建设、物种保护、湿地保护、进出口管理和社会力量参与保护等各项工作开展情况及取得的重大成果,同时又按地域分别对各省野生动植物资源状况和保护管理取得的突出成绩作简要展示。
  繁育利用部分重点介绍我国在强化野外资源保护的前提下,加强人工培育,规范经营利用行为等方面发挥的作用和取得的成就。
  ● 展览主要活动
  9月13日:《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历史、现状与未来》、《兰花和兰花保护》专题讲座;
  9月22日:《大熊猫保护与人工繁育》专题讲座;
  9月28日:《中国民俗文化与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渊源》专题讲座;
  9月29日:野生动植物保护与生态文化建设知名作家座谈会;
  10月2日:《中国地理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专题讲座。
  小资料:野生动植物与人类生产生活密不可分
  野生动植物与人类生产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生态方面,野生动植物是生态系统的基本组成部分,在维护生态平衡、优化自然环境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经济方面,野生动植物是医药、皮革、建材等众多产业的原料来源,经济效益显著,特别是野生动植物还为高新生物产业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基因资源。
  在文化方面,人类许多传统文化源于野生动植物,我们今天努力构建的生态文化也是要倡导人类与野生动植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精神。如果失去了野生动植物,生态文化的源泉就必将枯竭。
  生态建设和资源保护现已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要从建设和谐社会的高度,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强化保护、规范管理、加快建设、促进发展,在现代林业建设中作出更大贡献。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 赵学敏 (2004年3月29日)

提高认识,统一思想,紧紧抓住用好当前林业发展的战略机遇,以科学发展观统领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培育和合理利用,大力推进以利用野生动植物野外资源为主向以利用人工培育资源为主的战略转变,实现我国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当前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
    一、令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就
  野生动植物是自然生态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物质资源,在改善生态环境、推动科技进步、维护公众健康、发扬中华文化等各个方面具有难以估量的价值。保护好野生动植物,对于贯彻落实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战略,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国幅员辽阔,地质历史古老,地形、气候复杂,生态环境多样,第四纪冰期受北方大陆冰盖影响较小,因而孕育保存了极其丰富的野生动植物。仅脊椎动物就达6000种左右,位世界前列;高等植物达3万多种,居世界第三位。特别是大熊猫、朱鹮、金丝猴、华南虎、扬子鳄和水杉、银杉、百山祖冷杉、香果树等数百种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为我国所特有,保存了许多在北半球其他地区早已灭绝的古老孑遗人称“活化石”的物种。我国有药用植物11000余种和药用野生动物1500多种,又拥有大量的作物野生种群及其近缘种和许多畜禽的起源种,是世界上栽培作物的重要起源中心之一,还是世界上著名的花卉之母,还被称为世界雉类王国。
  党和国家十分重视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进入新时期,国家将生态建设确定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系统整合提出了林业六大重点工程,并将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列为林业六大工程之一,于2001年全面启动,促进野生动植物保护进入了跨越式发展新阶段。特别是2003年,党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国务院召开了全国林业工作会议,开创了我国林业发展的新局面,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正是在大好的发展形势下,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和广大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者,紧紧扣住林业生态建设主题,围绕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积极努力,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使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在较短时期内取得了一系列令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十个方面:
  一是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立法,初步形成行政管理和执法体系。为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国家先后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森林法》、《野生植物保护条例》、《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和《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等一系列有关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和条例。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国家林业局先后依法制定发布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等规章,并会同工商、公安、标准等部门制定了一系列野生动物保护行政执法、刑事案件查处的有关规定等。各省(区、市)也相应制定了一系列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共130多项。这些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的发布,初步形成了符合我国国情的野生动植物保护法律法规体系,为野生动植物保护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为确保野生动植物保护法律法规的实施,从国家林业局到各省(区、市)林业部门都成立了专门的保护管理机构,一些重点地区还建立了乡镇保护管理站,配有专人负责,为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奠定了组织保障。
  二是自然保护区建设得到快速发展,为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提供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建立自然保护区是保护野生动植物最基本、最有效的方法,在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中,将自然保护区建设摆到了首要位置,显示出跨越式发展势头。截止2003年底,全国林业系统已建立自然保护区1538个,面积达1.18亿公顷,占全国国土面积的12.3%,有效保护了我国85%的陆地生态系统类型,85%的野生动物种群类型和65%的高等植物群落类型,并在优化生态环境和促进野生动植物资源增长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三是大力开展迁地保护,拯救繁育珍稀濒危物种。针对我国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种类较多的实际情况,自1980年以来,我国开始实施部分濒危物种拯救工程。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启动后,我国拯救繁育珍稀濒危物种的工作得以极大拓展,新建野生动物拯救繁育基地18处,野生植物培育基地6处,促使大熊猫、朱鹮、扬子鳄和红豆杉、兰科植物、苏铁等极度濒危的野生动植物种群不断扩大,现有人工繁育大熊猫117只,使大熊猫总数达到1596只;朱鹮从1981年发现时的7只发展到目前野外种群和人工繁育种群共计560只;扬子鳄从200多条发展到1万多条;红豆杉栽培面积已达近5000公顷。此外,我国还有200多种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已建立了稳定的人工繁育种群,有上千种珍稀濒危野生植物在植物园、树木园等培育基地得到良好保护。
  四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初步掌握了资源底数。1995、1996、1999年国家林业(部)局相继启动了全国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和全国湿地资源调查、全国重点保护野生植物资源调查及第三次大熊猫资源调查,到目前已全部完成。通过上述资源调查,进一步准确掌握我国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及其生存环境状况,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掌握了252种野生动物、189种野生植物和重点湿地的资源分布及种群数量状况、生境状况和受威胁情况,使我们今后的保护决策有了科学的依据,也为今后比较分析资源变化趋势打下了基础。通过上述调查,我们还培养和锻炼了一支业务过硬、作风顽强的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专业队伍,完善了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监测技术,扩大了野生动植物保护宣传,必将产生深远而广泛的影响。
  五是积极促进野生动植物资源培育,引导产业健康发展。针对野生动植物资源需求不断扩大的情况,在加强野外资源保护的同时,为努力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对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野生植物培植不断加强政策引导,加大科技投入,规范管理行为,探索市场机制,促使我国野生动植物资源培育行业开始步入健康、持续、快速发展的轨道,初步建立起资源培育、合理利用相结合的产业框架。据初步统计,我国各类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场和野生植物人工培植基地达18000多家,经营利用产值超千万元的单位就有132家,年产值126亿多元;全国野生动物园、动物园总数达207家,树木园、植物园总数达180家;从事野生动植物各类行业就业,预计人数达上千万人。这不仅为社会创造了巨大财富,缓解了野外资源保护压力,还解决了一大批人口的就业,特别是带动了区域性农村经济和农民增收。据河北、贵州、四川等省统计,2003年农民增收的部分,来自林业和野生动植物达120元左右。
  六是加大执法监管力度,遏制破坏野生动植物资源的犯罪势头。随着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的不断加强,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对乱捕滥猎、乱采滥挖、非法经营及走私野生动植物及产品等违法行为,普遍加大了打击力度,林业、工商、公安、海关等部门相互支持,协同作战,查处了一大批违法犯罪案件。2003年,国家林业局还先后组织了“春雷行动”和“绿剑行动”,仅“春雷行动”就查处各类违法案件达9000多起,收缴野生动物90多万只。同时,各级林业主管部门根据实际情况,适时组织联合执法检查,研究完善监管手段,推行标记管理措施,多方位、多环节加大执法监管力度,有力遏制了猖獗破坏野生动植物资源犯罪活动的势头。
  七是支持野生动植物保护科学研究,提高科技含量。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的不断发展,对科技支撑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根据形势需要,国家林业局组织开展了野生动植物生物学、生态学、繁殖技术、基因保存及开发、疾病防治等一系列研究,大幅度扩大鸟类环志规模,收到显著成效,不仅掌握了许多野生动植物的特性和繁殖技术,保存了近2000份野生动植物基因样本,藏羚羊绒基因移植研究进展顺利,有力配合了SARS病毒和禽流感病毒动物宿主研究,并且3S等高新技术在实际工作中得到全面推广,鹿类新品种培育也进入了推广阶段。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预警体系已完成论证研究,正在报国务院审批。上述努力,普遍增强了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的科技支撑能力,并且许多科研成果在资源培育和合理利用等领域展现出广阔的应用前景。
  八是进一步拓宽国际合作与交流渠道,争取国际支持与援助。我国历来重视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合作与交流,加入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湿地公约》,先后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度等多个国家签署了加强自然及野生动植物保护合作的协议,加入了IUCN国际组织,并与WWF、WCS、WI等国际组织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工程启动后,进一步加大了国际合作力度,在以往合作的基础上,先后与国际鹤类基金会、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CIC、AZA等国际组织加强了合作关系。在大熊猫繁育、朱鹮保护、白鹤保护、华南虎拯救、兰花保护繁育、湿地保护等领域启动了一系列合作项目,仅2003年就争取到558.7万美元的资金援助,引进了国际先进保护技术及管理经验,并通过国际合作培养了大批专业和管理人才。
  九是认真履行国际公约,野生动植物进出口稳步增长。我国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缔约国。长期以来,我国认真履行公约义务,强化进出口管理,严厉打击走私野生动植物的违法犯罪活动,积极开拓国内外市场,促进野生动植物的合法贸易。据统计,2003年我国野生动植物进出口企业(包括监管、非监管)达2801家,进出口总值179.46亿元,其中,进口总值127.36亿元,出口总值52.1亿元。野生动植物的进出口既满足了国内的需求,又扩大了出口创汇能力,促进了野生动植物的保护与发展。
  十是广泛开展宣传教育,极大提高全社会野生动植物保护意识。为争取全社会的广泛力量支持、参与野生动植物保护,充分发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作用,推动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的成立,通过报刊杂志和广播电视,采取多种形式,长期坚持广泛深入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宣传教育,倡导保护新观念,在全社会极大增强了群众自觉保护意识,野生动植物保护的群众基础日益坚固。
    二、物种濒危的主要原因
  虽然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取得了巨大成绩,但我们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由于长期以来人们保护野生动植物意识淡薄,跨行业、多领域过度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加之一些受利益驱使的乱捕滥猎、乱采滥挖现象屡禁不止,我们保护机构又资金匮乏、管理手段落后,以至影响野生动植物种群生存危机和局部灭绝加剧。据科学资料,现在地球上人为活动影响物种灭绝的情况大于自然因素,物种现在以每小时一种的速度消失,而一个物种消失往往导致10—30种生物生存危机,更严重的是造成物种的局部灭绝,会带来生物遗传多样性的丧失,进而造成物种的最后灭绝。我国野生动植物受人为活动影响情况一直十分严重,绝大部分野生动物普遍面临着生境恶化、种群隔离的严重状况,现有30000多种高等植物中有4000余种受到威胁。据《CITES国际公约》称:世界上濒临灭绝的物种有640种,其中我国156种,占24%。造成我国物种濒危加剧的主要原因是:
  一是自然生态系统脆弱、退化的严重局面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有效抑制。到目前,我国还有许多生态脆弱区域、重要湿地和珍稀野生动植物栖息地没有纳入到保护范围,盲目开发破坏野生动植物栖息地、蚕食自然保护区等情况仍时有发生,部分区域生态失衡、水土流失、生物多样性下降的情况还未得到扭转。特别是局部地区对野生动植物栖息地进行大规模开垦等情况,使野生动植物栖息不断缩小或割裂;还有一些区域过度放牧现象严重,极大侵占了野生动植物的生存空间,直接影响到相关野生动植物资源的生存与发展。
  二是野生动植物资源总量不足,过度利用严重,部分物种资源已下降到濒危程度。由于人口众多和经济发展对资源的需求持续扩大,已严重超出了资源增长幅度,导致资源总量不断下降。一些需求量大的物种,如麝类、穿山甲、红豆杉等,资源已下降到濒危程度。特别是在市场高额利润的诱惑下,一些不法分子仍在大肆乱捕滥猎、乱挖滥采和非法经营、走私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对野生动植物资源造成极大破坏。我们曾经发生的青海可可西里藏羚羊、环渤海湾鱼类、云南大象等破坏事件,兰花资源、红豆杉资源被盗采,发菜和甘草资源被乱挖等等,都证明这类破坏和掠夺性利用并没有停止。如不尽快采取措施,遏制资源下降趋势,促进资源的恢复和发展,相关产业势必因资源危机面临难以为继的局面。
  三是环境污染已直接导致区域性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严重下降。由于工业“三废”处理不当和滥用农药化肥,在一些区域造成对野生动植物栖息地水源、空气的严重污染,使一些原分布有野生动植物的区域已不适应其生存,导致野生动物死亡或被迫逃离,野生植物大量死亡,区域性野生动植物资源急剧下降。环境污染还对部分种类野生动植物的繁殖增长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如许多鹰隼类,因污染导致蛋壳变软,无法孵化,致使其种群数量不断下降;还有一些野生植物,因受到农药、化肥的影响,开花结种受到影响,难以繁殖出新生植株,种群结构老化,面临更新危机。
  四是部分物种由于存在生物学特性的缺陷,自身繁殖或适应环境变化能力差,种群呈衰亡趋势。如:大熊猫等部分野生动物食物单一,对生存环境要求苛刻,在生存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百山祖冷杉等部分野生植物对气候变化十分敏感,随着全球性气候变暖,对其繁殖造成直接影响。对上述物种,需要通过人为创造条件,促进其恢复和发展。如果人为辅助措施不到位或方法不当,这些物种资源就很容易陷入濒危或灭绝。
  五是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和野生植物培植的总体发展水平较低,良莠不齐。虽然我国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和野生植物培植已初见成效,但总体发展水平仍然较低,还没有形成规模化、集约化的繁育、培植体系,经济发展所需资源大部分仍依赖从野外获得,给野外种群保护带来很大压力。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和野生植物培植中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科技含量较低,资源增长缓慢,还有部分单位技术落后、条件恶劣,反而借人工培育为名,非法从野外掠取资源,不仅达不到发展资源的目的,还对资源造成极大破坏。
    三、资源利用的正确观念
  以科学发展观统领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工作,就是要坚持“全面、和谐、可持续发展”原则,统筹兼顾对野生动植物的生态需求、资源需求、人文需求等,把野生动植物纳入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总盘子中。真正实现野生动植物“资源常在,永续利用”。
  野生动植物是我国的战略资源,它不同于矿藏、土地和木材等资源。野生动植物资源兼具三种特性(即生态功能、物质资源和遗传基因),一大特点(即具有可再生性)。野生动植物这种特性,发挥着十分重要的生态作用,是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保障。科学培育和合理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是保证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物质基础;保存野生动植物的遗传基因,发展野生动植物文化,是关系到中华民族生存、丰富中华文化的大事。正因为野生动植物资源具有的这些其他资源没有的重要特性,更要求我们坚持以科学的发展观,指导野生动植物的保护、培育和利用工作,正确认识野生动植物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中的基础作用,正确认识野生动植物资源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正确认识野生动植物蕴藏的巨大社会文化潜能,正确处理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之间的关系,真正实现野生动植物的可持续发展。
  一是正确认识野生动植物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中的基础作用。野生动植物和森林一样,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中发挥着主体功能,主要表现在,野生动植物都是构成自然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具体实现着生态系统中物质循环、能量流动和生态平衡,是维持生态系统统一整体稳定的基本因素。任何一个物种种群的丧失,都将破坏自然生态系统的结构,影响到其生态功能的发挥。特别是许多野生动植物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种,在维持自然生态系统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一旦消亡,将可能激发连锁效应,直至打破自然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导致灾难性影响。如:森林生态系统一旦失去蛇类、鼬类等森林鼠类的天敌,鼠害泛滥就将摧毁当地的森林;一些传播花粉、传播种子的野生动物,一旦消亡,将导致自然生态系统停止更新换代;还有许多野生植物,是野生动物的基本食物来源,一旦食物链条上有一种物种灭绝了,就会带来10种、20种物种的危机。懂得了野生动植物这种生态功能,我们就可以在工作中自觉加强野生动植物及其栖息环境的保护,充分发挥野生动植物在自然生态系统中的生态效应,为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提供良好的生态环境。
  二是正确认识野生动植物资源在实现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中的重要地位。从人类诞生以来,野生动植物就一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资源,不仅为早期人类提供了赖以生存的食物、衣服,并且原始农业也是在种植野生植物和驯化野生动物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即使在人类社会高度发达的今天,特别是实施可持续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在矿藏、土地和木材等资源逐步减少的情况下,野生动植物作为一种可再生、可发展的资源,是经济、文化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野生动物可以作实验用、皮毛用、药用、肉食用和观赏用,野生植物可以作中草药用、花卉用、观赏用和编织用,等等。任何一个用途抓好都可以变成一大产业。我国传统医药、特种皮革、工艺品制造等众多产业,都不可缺少这一重要的物质资源。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80%的中成药和大部分保健品原料来自野生动植物,全世界大约有30亿人口使用的医药产品来源于野生动植物,产生的经济效益十分巨大。许多野生动植物资源还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性,如麝香、鹿茸、紫杉醇的药用功效和某些海藻生产燃料油的能力等。随着人类生态旅游、绿色食品等新型产业的兴起,培育和合理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具有广阔的前景,同时也是城镇人口就业和农民增收的重要渠道。只要通过有效保护和繁育,促进其资源量的不断增长,就能更好地满足经济发展对资源的需求。
  三是正确认识野生动植物蕴藏的巨大社会文化潜能。野生动植物资源不仅具有直接的经济价值,其潜在的社会文化价值更是难以估量的。纵观中国历史,许多中华文化都缘源于野生动植物,现在世界流传久远的公园文化,就是以野生动植物和森林为主角。在高新生物技术日益发展的今天,野生动植物孕含的基因资源,已经显示出巨大的开发潜力,成为国际上特别是发达国家争夺的焦点。目前在全世界对家禽家畜、农作物品种的进一步改良,都开始转向在野生动植物中寻找新的功能性基因。过去的野生稻、野大豆、猕猴桃和一些药用植物等,都通过遗传基因培育出经济价值高的新品种;现在正研究的藏羚羊绒生长基因转移到山羊一旦成功,养殖山羊就可以大量生产品质高、价值大的藏羚羊绒,从而开创出一大新型产业。有人预言,野生动植物基因资源的争夺,将关系到未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经济兴衰。我国是野生动植物基因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但如果保护不当导致物种灭绝,其基因资源也将随之消失,损失将无法挽回。从这个意义上讲,加强野生动植物基因资源的保护与开发,对确保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
    四、保护、培育与合理利用的关系
  我们认识了野生动植物的生态、经济、文化价值和资源的可再生性,同时要看到野生动植物保护、利用的科技性很强,保护和利用的难度都很大,且培育周期长,要有长远的眼光,搞好了潜力很大,搞得不好还会失去生态平衡,带来更大的灾难。因此,必须正确处理资源保护、培育和合理利用的关系,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走科学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在保护中开发,首先要求我们必须切实加强对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保护,防止保护不当造成物种灭绝、基因丧失和自然生态环境恶化的后果,否则,其损失将无法挽回,更谈不上开发。在人类发展史上,由于过度利用资源和破坏自然环境,已经导致了许多物种的相继灭绝和生态环境的恶化,甚至有的繁华都市化为废墟,教训十分深刻。因此,对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开发,必须以野生动植物资源得到良好保护为前提,充分发挥野生动植物的生态效益,采取严

本文由光大彩票下载发布于光大彩票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赵学敏副局长在全国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座谈

关键词: 光大彩票下载

上一篇:邢台市进行森林防火实战演习

下一篇:没有了